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司荣誉 > 文章正文

秦淮烟月:风尘女子的固执与天真|中国袜迷论坛

作者:陕西芙爱尔婚庆礼仪服务有限公司 来源:www.fair521.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5-07-17 18:00:00
秦淮烟月:风尘女子的固执与天真

[导读]始自商周,迄于明亡,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作者裴涛撷取中国历史上一百个著名的酒局,加以演绎,于是有了这本《将进酒——中国历史上的一百个酒局》。大楚网将选登其中部分章节,以飨读者。

始自商周,迄于明亡,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本书撷取一百个著名的酒局,加以演绎。本书内容均出自正史或经典,作者用力尤深,往往就一人一事一言一行参考多书,辨析采纳,对很多历史事件提出了新颖而独特的解读。酒与中国历史、中国文化相依附,进入我们的生活、进入我们的血肉、进入我们的精神、道德与灵魂。这些酒局,或诡异、或荒诞、或血腥、或绮丽,成为中国文化长河中泛起的一道道独特的涟漪。

淮烟月

主饮:陈圆圆等;主陪:吴三桂等;主宾:秦淮诸友;地点:北京、南京

明崇祯十七年,岁次甲申,春天,国戚田畹在家盛宴招待总兵吴三桂。吴“戎服临筵”,田畹邀请他进入内室,“出群姬,调丝竹”,有一淡妆美人超尘出群,这就是“声甲天下之声,色甲天下之色”的陈圆圆。她为吴三桂行酒,吴神移心荡,当即向田畹索要陈圆圆。

当初在秦淮,明末四公子之一的冒辟疆初见圆圆,“其人淡而韵,盈盈冉冉……如孤鸾之在烟雾”,听她唱曲“如云出岫,如珠在盘,令人欲仙欲死”。冒陈一见倾心,差点私定终身。

田畹曾将她送给崇祯帝,吴梅村《圆圆曲》里说“明眸皓齿无人惜”,江山将覆,崇祯无意女色,又还给了田畹。于是有了酒宴上“白晳通侯(吴三桂)最少年,拣取花枝屡回顾”的一幕。吴三桂出关御敌,李自成三月破北京,抢走了寄养吴父府上的圆圆。《清史稿》记载,吴三桂本要投降,听说爱妾被掠走,“冲冠一怒为红颜”,发兵攻李自成,重新夺回了陈圆圆。

冒辟疆则邂逅了另一番艳遇,董小宛。壬午中秋,李香君、顾横波在秦淮桃叶水阁置酒,庆祝冒董历经劫波的结合,此前,久苦风尘而才艺双绝的董小宛将冒辟疆当作终身之托,为一言之诺,千里相随二十七日,冒辟疆拒绝了二十七次。董小宛说:“我此心如江水,决不再回流吴门了。”冒以家事难处,且为小宛落籍花费巨大无可措办为由,劝她回去。又说等科举之后,无论中否,再来商量。小宛痛哭而别,冒“如释重负”。

小宛回到吴门,素食静居,等候冒辟疆。等到秋天,她独自坐船去看望冒,江中遇到盗贼,藏身三日没有进食。她希望早点能回冒家。因为没有考中,没钱落籍,又要随父亲回乡,冒再次失信。小宛发舟追随,在燕子矶遇风几遭不测。冒竟然“铁面冷心,与姬诀别”。后来钱谦益听说此事,亲自到秦淮,为她赎身落籍,并送她到冒家。之后二人赏月饮茶形影不离,国破后,小宛一直陪伴了冒辟疆七年,直至贫病而死(一说被掳入宫)。

那天上演离合悲剧《燕子笺》,“姬泣下,顾、李亦泣下”。多年后,冒辟疆在《影梅庵忆语》里回忆起那一晚的楼台烟水、新声明月,回忆起两人的悲欢离合、甘苦相共,恍然如梦。

李香君所爱的是侯方域。他们的故事,演绎成四大悲剧之一的《桃花扇》。侯公子赠诗给李香君:“夹道朱楼一径斜,王孙争御富平车。青溪尽种辛荑树,不及春风桃李花。”李香君最擅琵琶,侯公子下第,她置酒相送,劝说“公子才华过人,希望能够自爱,一别后相见无期,我从此再也不弹琵琶了。”明亡,侯方域还是违心地参加了科举,晚年深为后悔,将自己的集子取名《壮悔堂文集》,想来不独有愧本心,也应有愧于香君罢。

柳如是喜欢的是陈子龙。但这位《近三百年名家词选》第一人生性严肃,并不喜欢柳如是的风流放诞。柳如是一气之下嫁给年近六十的钱谦益。钱曾是万历朝进士,东党领袖,明亡后做了南明的礼部尚书。南明又亡,柳劝说一起赴水殉国,钱说水太冷,不能跳。后来钱又做了清朝的礼部侍郎,北上期间,柳与人私通,钱的儿子报官,回来后钱谦益把儿子大骂一通,说国破君亡士大夫都不能守节,你还责备一个女子不守贞吗?有客人登门,钱倦于接见,全由柳代为应酬,谈笑风生,甚至带上女奴回拜客人,毫不避讳男女之嫌。

卞玉京,曾与吴梅村相恋,国破后出家为尼。寇白门,实现了歌姬们一生的梦想:落籍、从良,但在丈夫降清后,她毅然重新回到秦淮,在此终老,虽然这一定不是她所希望的。

这些秦淮女子存身于亡国之际,辗转于风尘之间,周旋于薄情之众,以声色事人,但依旧没有泯灭内心深处的一点固执与天真,她们的气节、性情有过于士大夫多矣。

附:过秦淮十绝句

一地春寒薄似霜,泊舟桃渡生凉。杨花多被风吹去,明月年年过短墙。

翩翩谁识薄情郎,半卷书传脂粉香。姓氏何堪君问起,吴门歌舞是侬乡。

男儿无国我无家,漂泊春风到水涯。天薄情时人亦薄,六朝烟月未宜车。(寇白门)

新传曲院旧时歌,独擅阳已未多。谁唱倾城倾国调,至今犹想顾横波。(顾眉生)

桃花一树照秦淮,逐水逐人皆可哀。如画江山难属我,风流过眼尽尘埃。(陈圆圆)

问君折柳赠何人,绝艳惊才总误身。世上岂无陈卧子,我闻斋里老真真。(柳如是)

情人传记可堪疑,刻骨相思说已迟。终未从归终未去,影梅庵里一行诗。(董小宛)

秋风瑟瑟雨潇潇,吹笛人过长板桥。对坐西窗无语夜,兰花一叶泛春潮。(马湘兰)

无情人亦有悲欢,南渡传奇忍泪看。扇底桃花春几许,隔江檀板唱偏安。(李香君)

南柯一梦海生尘,独向黄絁寄此身。瘦尽春风灯影里,祗陀庵内看花人。(卞玉京)

荒淫的代价:第一个亡国酒局

内容摘自:《将进酒——中国历史上的一百个酒局》

作者: 裴涛

出版社: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6-1

ISBN:9787552008432

名人推荐:

古人好酒好宴,天上地下,酒事无处不在。孔融有“天垂酒星之耀,地列酒泉之郡,人著旨酒之德”;李白亦云:“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可是这么多酒事,却无一部酒史,宴史流传,实在是一件怪事。如今有裴子化杯为笔,披阅史书,从中检出一部中华酒宴小史,以飨大众。可见善饮者可写诗,可写文,亦可著史。宴中班马,酒里范陈,庶几近之。——作家马伯庸

“读史可鉴今,饮酒能知人。斯文或庄或谐,皆下笔蕴藉,寄托深微。虽为小品,亦足以发人感慨,启人遐思。”——武汉大学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词学研究会长王兆鹏

线上连载章节由出版社授权腾讯·大楚发布,侵权必究!

》》》上期回顾:春水东流


上一篇:汕头市民手机账号被盗 黑客勒索350元还密码|747474 co 下一篇:女孩考入中科大少年班 支招:四招提高效率|照沼法梨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