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专业兼职(飞手兼职教员成行业新趋势)
本文摘要:来源:云南网无人机教员范苑豪无人机飞手李玮“考执照需要一万多”“无人机主要应用于哪些范围?”“职业飞手月入过万不成问题”……随着无人机驾驶员正式被人社部确定为新职

出处:云南网

无人机教员范苑豪

无人机飞手李玮

“考执照需要一万多”“无人机主要应用于哪些范围?”“职业飞手月入过万不成问题”……伴随无人机驾驶员正式让人社部确定为新职业,这个过去小众的职业终于走进了大家的视线。

据人社部发布的《新职业——无人机驾驶员就业景气近况剖析报告》显示:现在,无人机驾驶员的就业范围以影视航拍、农林植保、电力巡检、航空测绘为主,这四大范围的从业人数超越总数的55%,这部分范围也是无人机驾驶员从业的热点行业。在警用、消防、应对救援等范围中从事驾驶职员作的职员也占了相对较大的比率。在收入方面,约68%的无人机驾驶员收入持平或高于当地平均收入水平。收入水平达到或高于当地平均收入水平2倍以上的占13%,极少数无人机驾驶员的收入可达到当地平均水平的3倍以上,大多数无人机驾驶员的收入为当地平均水平的1~2倍之间。

无人机的应用范围不断拓宽,无人机从业职员也逐年增多。那无人机从业者——飞手、教员们,他们的工作平时是什么样的呢?

无人机飞手

好体力是飞手必须具备

作为一个专业的无人机飞手,除去需要专业能力过硬外,好的体力也是飞手必须具备。记者通过采访在不同范围工作的无人机飞手发现,很多无人机飞手的平时工作中,常常要拎着重达20公斤的装备箱子奔赴作业地址。而从事影视航拍、农林植保、电力巡检、航空测绘或警用、消防、应对救援等范围工作的无人机飞手,他们的作业地址通常都在深山,且大多数时候都需要徒步到达作业地址,没好的体力是没办法支撑飞手进行工作的。

今年24岁的刘宏杰是云南近达信息技术公司的无人机飞手,他大学专业是无人机应用技术,且早早就通过了超视距驾照考试。“毕业之前公司到学校招人,由于喜欢这份职业,所以我选择成为一名无人机飞手。”他说,成为无人机飞手不只要有过硬的入门知识,在实操方面的经验积攒也尤为重要,需要不断训练。

刘宏杰介绍,考取AOPA(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驾驶执照才能持证上岗。在他考证期间,重压最大的是一次考试前培训,从开始练习到考试仅有两个星期。“当时练习十分艰苦,天天培训时间接近20个小时。由于是夏季,大家非常早就去户外训练真机,早晨温度比较低,也不那样晒。等中午太阳暴晒的时候,就在模拟器、地面站训练,下午再继续训练户外飞行。”

而在进入公司后,实行安防任务时持续工作、没周末,翻山越岭到达任务实行点成了家常便饭,这份工作对于刚刚步入社会的刘宏杰来讲,干起来并没那样容易。

拍出好作品要花功夫

李玮也是一名职业飞手,主要从事影视航拍范围的工作。他向记者展示了他的航旅纵横线路图,线路图上,他的飞行路程已达到102299公里,在4个国家(区域)、28个城市飞过无人机。

李玮告诉记者,拍出一个好的作品要花不少功夫,“假如要拍日出,总是需要提前做好规划,凌晨到达拍摄现场,在现场还要看天气状况是不是理想,拍摄完成后还要仔细打磨构图、色调等要点。而若是延时摄影,后期要处置几百几千张图片。”

好的作品要靠运气才能拍摄出来,这是在采访中李玮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我常常拍的摄影内容是自然纪录片,自然纪录片的取景地因不一样的天气、不同时段的光线成效,会致使拍摄成效不同,有时天时地利的光景成效一年也只有几次,错过了就要等很长时间。”李玮说。对于用无人机拍摄的感受李玮告诉记者:“拍纪录片最辛苦的时候就是没拍到东西,只须拍到想要的画面就感觉不到辛苦了。”

李玮表示,影视航拍工作时间不固定,通宵剪片子是常有些事。一个拍摄项目,他需要一个人完成用无人机拍摄到剪片子的所有步骤,“为了拍纪录片,国内除去港澳台、福建、宁夏没去过外,别的地方我都去过。海外也去过老挝、缅甸、埃塞俄比亚等不少的地方。”

无人机教员

所教学员来自各个年龄层

据《剖析报告》中的数据显示,无人机驾驶员年龄结构分布中,20岁以下的从业者仅占1%,40岁以上的从业者占比约14%,大多数从业职员的年龄为20~40岁,其中25~35岁从业者在全部从业职员中占比超越一半。从年龄结构上看,无人机驾驶员职业已经成为很多职场新人选择的就业岗位。

杭州中汇通航航空科技公司的垂起固定翼、多旋翼教员范苑豪向记者介绍,他做兼职教员已经有两年的时间,本职还是无人机飞手,“在兼职做教员的时间里,我接触的学员来自各个年龄层,他们的理解和反应能力是不一样的。年龄稍大的学员需要我用更多的耐心去指导他们,进行针对性的练习,也会耗费更多时间和精力。由于我年龄比较小,会有一些年龄稍长的学员对我产生质疑。记得首次培训学员的时候我非常紧张,对我们的教学能力产生了怀疑。在进行实操培训课的时候,由于紧张没控制好无人机,砸落下来。”之后的每次讲课,范苑豪在上课之前都会努力地调整我们的心态,训练边讲课,边操纵无人机。

“大伙都了解对于飞手来讲,无人机是非常宝贵的工具。”范苑豪说起了一次培训时发生的比较惊险的事,“那天是阴天,正常状况下阴天和有风的天气无人机是可以飞行的,但依据当时对天气的察看和个人经验,我决定申请延迟飞行,仅用3架无人机试飞。在试飞5分钟后,忽然下起大雨,当时立即实行了返航降落。事后想想还有一些后怕,如果是所有无人机都起飞,恶劣天气下撞到一块,损失不言而喻。而仅3架无人机起飞,撞到一块的几率会大大减小,即便有损毁,相比很多无人机碰撞坠落,损失是非常小的。”

范苑豪对于我们的职业规划非常明确。他说,目前不少无人机飞手都兼职做起了教员,由于行业的飞速进步,无人机飞手更新换代非常快,要想提升我们的工资收入,就要不断地考证或提升职业深度,兼职做教员是目前无人机从业者选择职业进步的新趋势。

无人机公司

专业人才供需缺口增大

杭州中汇通航航空科技公司分管培训事业部副总经理李蔓介绍,目前对无人机飞手的培训分为基础培训和高级培训,是一个系统的学习过程,因为无人机驾驶技术需要较高,需要对无www.yLbbg.com人机飞手进行理论和实操练习,对起降场地条件、学员素质都有必须要求,教学体系严谨,无人机行业应用范围的专业人才供需缺口明显增大。伴随无人机科技的进步,无人机的应用也愈加广泛,在民用范围,如影视航拍、农业植保、环境保护、铁路巡检、电力巡线等40多个行业,无人机飞手都有就业前景。作为新兴职业,也有非常不错的政策扶持。

今年,该机构在云南培训了约120人,主要面向安防行业。

记者张田睿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