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主打产品 > 文章正文

姜奇平:流量是否带来效益是互联网发展关键

作者:陕西芙爱尔婚庆礼仪服务有限公司 来源:www.fair521.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9-01-26 00:37:11
姜奇平:流量是否带来效益是互联网发展关键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7月26日消息,在2018中国(成都)移动电子商务年会暨流量经济发展峰会上,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发表了题为《流量经济与产业升级》的演讲。他表示,在互联网的发展过程中很大程度上依靠的是流量,但是流量能不能带来效益,是下一代发展要主要解决的问题。同时,姜奇平指出,有四个重点需要下一代人来发展:1、平台;2、双赢;3、开放分享;4、商务社交。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 姜奇平

温馨提示:本文为速记初审稿,保证现场嘉宾原意,未经删节,或存纰漏,敬请谅解。

以下为演讲实录:

姜奇平:

一、流量经济的概念与成都发展优势。

流量经济按照我们现在的定义是依靠人才流、信息流、资金流、知识流、物资流等要素资源的流动而带来经济效益的经济业态。这里我特别想强调的是带来经济效益,在互联网的发展过程中很大程度上依靠的是流量,但是流量能不能带来效益,我认为是下一代发展要主要解决的问题。我认为成都要发展好流量经济,从互联网经济发展角度来看,要结合互联网+要做好新业态,因为我们是把流量经济当做新业态来看,从大的经济背景来看,我认为世界经济正在出现一个深刻的转变,这可能是一个长期变化,在过去20年里边,我们可以概括为中国城市崛起,包括沿海城市崛起主要依赖的是国际大循环,国际大循环的本质是什么呢?实际上是美国的需求拉动了中国的生产要素,而这个生产要素是低端生产要素,也就是我们在拼成本,换句话说如果观察其他各个省市崛起的过程,一言以蔽之,他们是在发挥自己低端的成本优势,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以中美贸易战为背景,即使没有中美贸易战世界也在发生变化,就是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新阶段是什么呢?我们称为利用本国的市场,吸引外部的生产要素来发展创新的经济,通过创新来取得效益,我认为这可能是未来20年的主题。从出口国际大循环变为国内大循环,谁是能够抓住需求龙头谁将称王。所以我认为流量经济背后实际上是控制需求,通过需求吸引高端的要素,本质是这样一回事。

对于成都来说流量经济本质是需求整合吸引高级生产要素来取得西部地区在整个经济发展中的主导地位。

成都从自身优势来看,刚才已经介绍了现在仅次于上海、北京、广州,稳居中西部首位。当前电子商务流量的主要机会在什么地方?我认为主要机会在上行。也就是说你观察杭州的发展,主要解决什么问题呢?解决江浙一代产品上行,其他30个省市都是下行。也就是全国买长三角,或者说买江浙。下一步我认为谁能够做到实现各个城市上行卖东西,那么谁有可能会争取下一代电子商务的主动,产生像阿里这样的新巨头,规模有多大呢?相当于成都GDP总和,接近翻番的市场容量。

二、下一代移动电子商务升级趋势:从流量到流量增值。

这是杭州为代表的第一代电子商务没有解决的问题,第一代是在国际大循环背景下拼成本,都是打价格战,谁先从价格战里挣脱出来,变成增加效益。刚才我说过我们的吸引要素是为了增加效率,谁把这个问题解决了,谁会在下一代充当整个经济发展的龙头。

我们可以看到在经济学里边,流量是这样一个概念,存量乘价格等于流量,也就是数量乘价格等于收入。换句话来说,我们从存量经济向流量经济转变,关键是要解决,从赚取低价格效益变成高价格效益。在这个背景下成都抓的很准,比如说我们看成都关于流量经济的方向,强调深化电子商务应用要向体验型、订制型商务发展,这都属于提价竞争,不是打价格战类,这个非常重要。

如图所示,将沿着另外一个轴,也就是个性化、定制这个方向发展提价这个轴,我认为这是存量变成流量的关键。中国经济将从物质投入驱动转向创新驱动,创新驱动落在什么地方呢?谁能驱动提价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三、流量增值的制高点。

如果控制价格提升,里边的要点在什么地方?从经济的尝试来看,在上一阶段我们可以发现经济竞争的终点是零利润,这就是传统的中国制造,在传统中国流量型电子商务发展中的表现特征,我们现在要追求的是什么呢?是利润和亏损抵消以后有一个正的利润,正的利润在经济学里叫做“垄断竞争均衡”,垄断竞争均衡前提是什么呢?就是把所有重心压在差异化上,就是质量的概念,质量就是质的差异。其中供给的方向叫做创新,供给差异化。需求方面是个性化,也就是需求的差异化。谁把这亮点抓住谁将成为下一代遥遥领先于广州、深圳、上海、杭州的经济发动机。

具体来说有四个重点需要下一代人来发展,我做互联网周刊主编今年已经做了20年,现在中国是世界电子商务冠军,我对现状深为不满,我认为在BAT后还有大的发展空间,希望年轻一代缔造出几个成都市翻番规模的巨型的流量经济平台,要怎么做呢?我认为要抓住四个重点。

1、平台。现在看互联网趋势已经非常明显,美国是技术的世界冠军,中国是商业的世界冠军。也就是说美国发明技术中国来赚钱,这个趋势恐怕未来20年是一个大走势。欧洲集体落队了,欧洲所有指标都比中国高,为什么被我们剃光头,就是因为没有平台。平台是什么?相当于工业化时期别人搞轻工业我们搞重工业,杭州就是因为这个崛起,大家都在做轻工业,他在做服务业的平台,或者说服务业的重工业由此异军突起。对于成都来说,要做放大器,没有放大器是原生简单再生产,要做出下一代时代财富的扩大再生产,要做下一个时代的价值倍增器,关键是平台。一个平台要达到成都市的GDP,也就是说5000亿美元到10000亿美元,我认为完全有这样的机会。

平台的原理我就不展开了,实际上是新的竞争战略,新的竞争战略的本质是低成本差异化。我们过去在工业时代,也就是在存量时代只有两种战略,或者是成本领先,或者是差异化。成本领先是降价竞争战略,差异化是提价战略,但是没有人能够把二者结合起来变化既成本领先又差异化,也就是低成本的差异化,低成本的质量,低成本的创新,谁来做?我认为成都当仁不让。关键是平台,要把人类服务业分为重服务业、轻服务业,重服务业相当于核心业务,轻服务业就是APP,把APP活力激发出来轻资产运作,这是我们发展的规律。用这个一个城市足以碾压欧洲,英国、德国到现在为止不明白窍门所以衰落了。

2、双赢。过去在打价格战时期,没有效益的时期是你死我活,你死我活之后经济是零利润,你要获得正利润,我们可以看到有一种办法就是垄断竞争导致双赢,也就是双方抵消后还会出现一个正利润,我们搏的是这样一个东西。我们要区分出双赢和零和两种不同的策略,我们经常说供应指什么意思?差异化达到均衡点是共赢,非差异化在均衡点的时候一定是零和博弈,所以我认为要抓住差异化。也就是中央提出向质量方面发展,向创新以及科学化方向发展,谋划整个战略发展方向。

我们可以看到其中的经济规律,大家也不需要记忆,我告诉大家总社科院经济研究角度来讲,里边明显出现这样的规律。一个系统越具有差异性,均衡点越从边际成本向平均成本移动,而差异化所占比例越小,比如说你做得越难成本越高,那么均衡点越向边际成本转移,现在我们已经发现了其中明确的规律,这个规律可以指导我们政策研究,以及市场商业模式向哪一个方向,哪一个大概率方向靠近。

3、开放分享。我认为在传统的零和博弈中,从组织角度是什么造成呢?就是封闭模式,开放模式会造成双赢。张瑞敏曾经指出,现在有一个重要的观点是“借力”,当我们把生产要素吸引来不一定是我的,不一定是成都,而是借用,所以流量经济不可以认为把天下拉到我们这个地方来变成成都人,而是怎么为成都所用,我们叫做以租代买,不是买断所有权,而是真正发财时能够用上劲,这是下一代主要潮流,也是双赢的主要依据。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不在于我们拥有多少博士,而是博士能动性为我们所用,赚钱时派上永昌。当时张瑞敏提出轻资产运作的概念,轻公司的概念是什么?是整合资源,整合多少资源就等于拥有多少资源。我认为成都要成为流量经济龙头,一定要成为整合资源、借用资源中心,而不是囤积资源,埋在这里生霉的功能。我记得20年前好莱坞有一个公司,他说“我不用人才时就不养着人才。”大公司为什么倒闭?因为大公司养着十个男主角十个女主角,用的时候只能选男一号和女一号,剩下九个要养着。他用时在集中,始终用最好的人员,不用不养,这是未来最主要的共享,称为分享经济、共享经济,是发财致富之道,而不是简单做慈善。

如果能够把人的力量集中起来,企业就成功了。张瑞敏说的是把全体员工力量借给我一起完成共同的使命。对成都来说,如果成都提出一个愿景,把大家目标聚集在这里为我所用,那么我认为成都会走出一条和整个世界经济完全不同的发展道路。

4、商务社交。不一定指微信谈朋友,而是利用中国文化中关系这个因素降低制度的交易费用。我们知道美国上一代流量经济成本聚集在哪儿?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摩擦,摩擦之间的交易费用占GDP50%,中国80万亿里有40万亿都是交易费用。简单说靠什么来化解?靠梳理好关系,这一点是中国独特的发现,也是中国互联网成为世界冠军的主要的发现。我们把它称为“亲”,国外做生意讲的是生人之间做生意,但是如果我们能把全世界商业力量变成“亲”的力量摩擦力顿时消失,这40万亿归谁呢?归了成都我想成都就发了。

当前电子商务主要弱点是什么呢?会做社交不会做电子商务,做电子商务不会做社交,这里蕴含1万亿美元的机会,相当于2个城市度,谁来获取呢?12-22岁的小孩,只需要投入钱在十年间就能实现。我们能不能为这些小孩创造最好的机会,硅谷长不大,北京长不大,上海长不大,在成都长大了,那么成都问题就解决了。

下一代电商的趋势,通过社交加强有温度的交互。现在商务是没有文化,没有情感因素在里面,没有人际关系在里面,也就是缺乏社会资本,吸收那么多金钱没有用,现在是社会资本稀缺的时代,如果把社会资本用在这个地方,中国现在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我跟我们领导说,华尔街嗷嗷叫,想找这样的模式找不到,他想找一个小孩投入几万亿,马云做不到,马化腾做不到,谁能做到?成都人做不到,我认为你们家长可以试试给小孩10万,10年后买下两个成都,我认为有机会。

通过社交电子商务会把整个流量经济引导到什么方向呢?引导到差异化APP方向增值,也就是苹果模式和现在的前沿商业模式领域。

我够大家推荐一本书《结构洞理论》,这是对新利润的发现,相当于经济学新利润,可以向黑洞一样把资源变成效益。

四、对成都定位提一些建议。

核心定义是以流量经济赋能一二三产业的服务化。我们知道现在经济形势从制造业经济向服务型经济转变,有人说这是不是发展服务业,发展服务业是肯定的,但是我提出的概念是发展服务化。成都提出流量经济要在17个产业领域里起作用,怎么起作用?我认为推动17个产业向孵化方向走,就是用差异化思路,提价竞争思路提高效益,也不是打价格战,不是零和博弈,不是辛辛苦苦忙了半天,大家互相抵消利润为零的时代,这个时代已经彻底过去。即使我们想回去,特朗普也不能让我们回去,现在我们要知难而上。把特朗普整中国当做一个机遇,在高速路增长过程中,差异化增长的宝贵机会窗口知难而上取得经济的主动。

具体解决两个问题:

1、以需求流量,带动要素流量。手中有米唤鸡才来。现在美国人掐住我们说有需求不让你出口,现在中国有足够的需求只是没有调动起来,我们光顾着大价格战了,而没有把亿万人民心中存在的不可遏制往差异化经济投钱,往腰包里塞钱带动起来。

2、以要素流量,带动增值流量。就像四川的酒一样,要勾兑。平台业务要勾兑成增值业务、差异化业务,也就是要把鸡变成下蛋。

我对成都建议,未来发展流量经济时手里要有米唤鸡才来,哪儿来的流量,要把中国的需求,特别是向上走的需求抓在手里。另外把需求通过平台加增值这样的新业态变现,这就是我认为的要使流量经济真正产生效益的关键。

谢谢大家!(来源:亿邦动力2网 编选: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推荐阅读/观看:做网站 https://www.9543.biz

上一篇:黄震:北京成为区块链中心是必然的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