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在线留言 > 文章正文

永州道县现抗战“兄弟兵” 曾经历衡阳保卫战|三晋宽带

作者:陕西芙爱尔婚庆礼仪服务有限公司 来源:www.fair521.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5-07-06 15:28:17
永州道县现抗战“兄弟兵” 曾经历衡阳保卫战

红网道县站6月2日讯 抗战时期,兵源不足,每家有青壮年男丁要按一定比例抽丁,道县吴耀仁有兄弟5人,老大吴耀仁和老二吴耀义被强行抽去当兵。抗战中,兄弟俩闯过枪弹雨,历经血雨腥风,幸运的幸存了下来,日前,都已90多岁高龄,他俩身体硬朗,手脚灵便,思维清晰,生活能够自

5月31日,笔者采访民革永州市委近日认定的永州市道县抗战亲兄弟老兵吴耀仁、吴耀义。在永州市道县东门街道办事处东门村的一间普通住房里,老兵兄弟,向记者回忆起惨烈的抗战经历。

吴耀仁、吴耀义出生在湖南永州市道县四马桥镇燕山脚村。哥哥吴耀仁,1922年7月出生,1942年参军,曾在国民革命军第20军、第10军服役,参加过长沙会战和衡阳保卫战;弟弟吴耀义,1924年3月出生,1943年加入国民革命军第10军,1944年参加衡阳保卫战。

1942年,吴耀仁参军后,在衡阳“伤病给养社”任炊事员。吴耀仁除了做饭菜,还经常帮着医务人员抬担架,照顾重伤病员,给伤员擦洗身子,端屎端尿,从不讲价钱。

两年后,吴耀仁随部队编入驻守长沙的第20军,在军部当炊事员。1944年5月底,第四次长沙会战打响。战争非常激烈,炮弹燃起的烈火染红了半个天空,身边不时有弹片飞过。炊事班随时跟着阵地的转移,调整驻地。1944年6月中旬,长沙沦陷,吴耀仁所在部队被打散,在撤退的路上遇上了第10军。随即编入第10军参加衡阳保卫战。一开始担任通讯员,1个月后,又回到炊事班。

衡阳守军在方先觉军长的指挥下,经过近40多天的恶战,给日军重创,但守军伤亡亦大,弹药、物质补给不足,指挥部与下级失去联系。轻伤员、马夫、炊事员全部上了火线。

吴耀仁对这段经历记忆犹新;自己第一次拿起枪射击,竟然把子弹射向半空中,吓了一跳。面对日军的再次冲锋,我冷静射击,一次击毙了3名日本兵。我还冲出战壕,与冲上来的日本兵拼刺刀。最多的一天,我和战友们击退了敌人10多次进攻。吴耀仁说:“枪管打红了,正在用水冷却的时候。日军又冲了上来,我们拿起散发着水蒸气的枪,继续战斗。”

弹尽粮绝之际,吴耀仁随部队杀出一条血路。在走散、寻找部队无果后,回到家乡。1944年9月,他回到零道师管处当兵继续抗日。一次出征前,因被马蜂叮咬,头部肿大,未上战场,而他的战友去了7人,全部牺牲。那次,他回家养蜂伤退役。

吴耀义1943年9月入伍,在国民革命军10军49师1团团部当通讯员。

1944年 6月中旬,日军向衡阳进攻,吴耀义随部队驻守白沙洲、黄茶岭一带。吴跃义告诉记者,日本兵在飞机、重炮的掩护下,如潮水般一波紧接着一波发起冲锋。经过多番血战,1团退守黄茶岭。由于黄茶岭之前修好了战壕、暗堡等坚固工事,部队在这里与日军激战3昼,使日军遭受重创,死伤无数。

吴耀义回忆说:不知什么时候,日军飞机丢下的炸弹在我方阵地爆炸,弹片击中了我的左腿,我当即昏死过去。等到我醒来,才得知营长、连长、排长全都牺牲了。傍晚的黄茶岭,漫山遍野都是战友的尸首,他们至死都保持着战斗的姿势!”

后来,吴耀义随部队突围冲出日军的包围,并参加了抗日游击队,在祁东县、冷水滩区一带抗日。1945年10月,日本投降后,吴耀义回家务农。1948年7月1日,吴跃义在零陵区香零山一座寺庙里,举手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1950年起,在村小任教。(红 通讯员 何红福)



上一篇:成都启动363项具体改革 行政许可项目减到|阳高天气预 下一篇:市民态度> 有人遗憾有人理解|全家�你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