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发现:

  从大头黄花蒿提取抗疟单

  罗泽渊今年77岁,成都人,退休后住在四川省中医药科学院属院里。提取到抗疟单体那a8effa3d758e13e2362dacfbd709d8db,她35岁,还在云南药物研究所工作

  1979年,当时的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给“抗疟新药――青蒿素”颁奖时,“发明”下面写了六个单位,第三个是罗泽渊所在的云南省药物研究所,第一个是屠呦呦所在的单位。

  蒿素发源自代号为523的项目。原全国523领导小组办公室副25af0c0506c33259fc5c2a7407d934c363222888ba9c66f9dff863e8ed19张剑方在所著《迟到的9964d30ab69a0051b152aac1e9e79ec0――五二三项目与青蒿素研发纪实》中,提到了屠呦呦和罗泽渊的贡献。

  在讲到罗泽渊时,张剑方提到了她及所在团队对黄(青)蒿素结晶的较早提取、对提取方法的创新研究及对青蒿a6a6348f2de403ef2d7c5bf29b9acac4植基地的发掘。

  “能够较早提取f815ddb2a6b5adb90fbeb172d8791a0f结晶,很多巧合。”5日晚,提到“结晶”,罗泽渊嘴角微微上扬,平静中有着自豪。

  1972年底,昆明地区523办公室主任在参观了当时屠呦呦所在的北京中药所后,向罗泽渊当时所在的云南省药物所建议,从菊科蒿属的近缘植物中筛选疟物质。

  当时,云药所人愿意接这活,罗泽渊便了下来。罗泽渊回忆,那时候劲头很,把单位附近、昆明附近的蒿属植物都一一找来做实验。

  1973年春节,罗泽渊到云南大学探访朋友,在校2deee907e65afbeb6b313f4cc7664412内发现了一种一尺多、气味很浓的蒿属植物,朋友说俗称苦蒿,当即采了很多,带所里晒干提取。

  罗泽渊的专业天然药物化学,丈夫黄衡的业是药,俩人同在云药所上班,正好可以搭配工作。罗泽渊把苦蒿不同溶剂提取物提供黄衡进行对鼠疟的药效学过筛,很快发现该植物的醚提取物有100%的抗鼠疟活性,进而硅胶柱层析法分离出的数个单体化合物送e42224d06d2024599a539ce55945b509过筛,并发现编号为苦蒿结晶Ⅲ的化合物使在满天星似的原虫染血片中,疟原虫荡然无存了。后经大、小动物的毒性试验,未发现对动物的心、肝、肾有明显伤害。两人83692e26f0f29ea47a85663bb1b4fdd9了,“这e9c59d3699670a0d21e6d44c5da3ea2c偶然,我们真的到有效抗疟成了”。

  经过26aa7df14b89c9c7c9fd286d26a9a25e年的样品积累和基础研究,1974年在全523办公室领导的安排下,由正好在云南疫区调查研究广州中医学院的李国桥小组在云南开展黄蒿素抗疟临床试验。结果出人意料地好,药效几乎“立竿见影”:恶性疟疾病人服药6小时后,疟原虫开始减少,16小时后,90%疟原虫被杀灭,20小时杀灭率在95%以上。